文 学 风 景 线

| 时事参考 | 万博商务 | 东方文化 | 体坛风云旅游与环保 | 万博IT超市 | 万博首页

前 沿 地 带
  


站在阳光下,等待着我的爱
没法潇洒 (李迷)
颓废有时是一种不知不觉
西游记笑传 (柔情浪子)
悬挂的词语 (慷慨的棉花)
我是黑客我怕谁 (杨志宏)
鱼的泪 (阿本)
家是什么 (姚勇)
文人自白 (陈青)
留白天地宽
云无心出岫 (行云)[台湾]
关于日子 (李彬)
透过烛光的微笑 (阿青)
我很丑,也很迷糊 (李迷)
猪八戒的自述
秋夜

四城之恋(西门媚)
造就与迷失
画一扇窗给自己(若风尘)
雨蓬、眉毛及其它(季振邦)
当女人进入了欲望(徐江)
捏造   (水妖精)
一个模特和一只蝙蝠(刘自立)

 

 

 

 

 

 

 

  

书品人生  前沿地带  爱情书笺  读书生活  习作园地  海外拾萃  新书架    文学风景线首页

   

我是黑客我怕谁
杨志宏



   别以为黑客都是轻纱蒙面昼伏夜出的强人,没准胡同口送酸奶的小张下了班回家顺便就能将某个ISP的主页黑一把;也别以为黑客都是五大三粗横眉立目的爷们儿,说不定昨天炸毁印尼总统电子信箱的就是在隔壁大妈家租房的白领小姐。自从有了网络,天地间就有了黑客,黑客以双重性格的独特魅力吸引着无数后来仿效者,黑客用高超的技术和绝妙的计策扮演着一幕又一幕网上罗宾汉的行侠仗义之举。无数黑客在虚拟空间与现实世界之间真真假假虚虚实实地来回穿梭,不禁使人叹道:原来人还有这样的活法,想不到世上还有这样一种数字化生存。
    如今北京街头假文凭泛滥,因特网上冒牌黑客也开始蠢蠢欲动。有极少数武艺不精功夫不到上网没几天的用户,跑到别人的黑客主页去下载个把黑客兵器,然后黑灰抹脸,抱着笔记本电脑钻下水道入侵证券交易所,心里默念着站在别人背后偷看得来的口令,妄图搞那不劳而获、张嘴接天上馅饼的美事儿,其结果自然是被警察叔叔送到了该去的地方,其行径除了给全国大大小小的报刊提供了极好的炒作素材之外,只能让真正的绿林豪杰嗤之以鼻,并冠之以灰客的头衔(取其灰溜溜之意也)。
    黑客作案从来不戴手套、更不会戴墨镜捂口罩,那都是国民党特务的三流花招,盗窃帐号为自个儿剩下仨俩上网散碎银子的事儿黑客大腕是绝对不干的,冒名登录偷看别人电子邮件的勾当是要遭人白眼的,要干就干得惊天动地,要黑就黑得天昏地暗。前几日印尼华人遭难,惹得网上黑眼睛黄皮肤的侠义之士义愤填膺,一时间印尼重要部门的主页全部玩儿完,政要人士的电子信箱统统炸毁,算是替列位看官出了胸中的一口闷气。
    黑客生来就与两张网结下了不解之缘,头一张自然是互联网,这是黑客的虚拟江湖,仗剑独行、笑傲江湖,哪怕你是达官显贵,在我眼中也如同草芥一般。查尔斯王子,听说过吧?大英国女王的衙内,他和卡米拉的私情还不是给黑客窃听了电话,抖落出来搞了个底朝上。
    这第二张则是法网,网络不是世外桃源,更不是大清国的东交民巷,要是有黑客中的败类触犯了法网,到头来难逃公道。最近国内那些盗窃帐号、在别人主页上刻下“到此一游”的不肖之徒纷纷落入法网,为国内外法学专家提供了修订互联网络管理条例的活生生的案例。
    有人说黑客是数字化时代的恐怖分子,有人说黑客是最后的剑客,有人到处打听那有黑客收徒弟,也有人提起黑客恨得直咬牙却又不敢声张,甚至在人与外星人的斗争中也少不了黑客的身影,《独立日》中,大炮、导弹、核武器纷纷失灵,还是靠黑客上载的计算机病毒要了全体外星人的小命。
    当国人围拢在一起欣赏黑客诅咒黑客羡慕黑客害怕黑客扮演黑客寻找黑客感激黑客等待黑客压低嗓门议论黑客的时候,真正的黑客微微一笑悄然而过,只留下一个模糊而又不可捉摸的背影。





Copyright © wbw.gif (2881 bytes)
E-mail: webmaster@ineas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