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学 风 景 线

| 时事参考 | 万博商务 | 东方文化 | 体坛风云旅游与环保 | 万博IT超市 | 万博首页

前 沿 地 带
  


站在阳光下,等待着我的爱
没法潇洒 (李迷)
颓废有时是一种不知不觉
西游记笑传 (柔情浪子)
悬挂的词语 (慷慨的棉花)
我是黑客我怕谁 (杨志宏)
鱼的泪 (阿本)
家是什么 (姚勇)
文人自白 (陈青)
留白天地宽
云无心出岫 (行云)[台湾]
关于日子 (李彬)
透过烛光的微笑 (阿青)
我很丑,也很迷糊 (李迷)
猪八戒的自述
秋夜

四城之恋(西门媚)
造就与迷失
画一扇窗给自己(若风尘)
雨蓬、眉毛及其它(季振邦)
当女人进入了欲望(徐江)
捏造   (水妖精)
一个模特和一只蝙蝠(刘自立)

 

 

 

 

 

 

 

  

书品人生  前沿地带  爱情书笺  读书生活  习作园地  海外拾萃  新书架    文学风景线首页

   

我很丑,也很迷糊
李迷



    打我光着泥屁股蛋亮着黑肚脐眼满当街抡鞭甩棍撵鸡追狗,抑或钻篱扒寨偷瓜害枣撮土扬沙撒尿和泥时候,就知道自家长相很丑很丑。做丑男人这铁打事实让人很悲哀很痛苦;但我无可奈何,只能听天由命地承认,接受。当左街右邻的叔叔大爷婶子大娘用“瞧这孩子,长得水葱儿似的”这类美丽动听的词句夸奖我的同伴,而把诸如“周扒皮”、“傻淘子”之类的外号强行扣我光头上面,且屡遭抗议不思改悔的时候;我知道,因为我丑;
    当包括我父母在内的一帮“好色之徒”把别人家俊眉俏眼的孩子当金马驹子一样争着抢着抱来抱去,却把我当一捆污了鸡屎鸡粪的蔫菠菜抛置冷落一边不予理睬的时候;或是当我的祖父祖母开箱揭柜把裹了漂亮纸衣的糖块塞给他们宠爱的孙子外孙,让他们洋洋得意自吮自甜,却单单对我视而不见让我眼巴眼望口水干咽的时候;我知道,因为我丑。
    因为我丑,我想扮演一回威武雄壮光芒万丈的杨子荣或郭建光的愿望一直没能实现,却被作为座山雕和胡传魁的替身被革命同学生擒活拿踏翻在地不下一百二十遍;
    因为我丑,便经常有这样一幕喜剧上演:当我诚心实意地学习雷锋叔叔助人为乐去帮旅客拎包提篮的时候,人家反而用一种警惕的目光上下审视我,然后断然拒绝,然后感慨万端地说:“真不得了!现在的小扒手……”一个劲儿地唏吁摇头,惋叹世风日下人心不古竟至于斯。每每这时,我都会有一种给“为人民服务”这高尚行为污涂了一滩腥泥臭墨的歉疚。
    细细想来,生为男人面貌丑,不仅是一种罪过,更是一场折磨。
    假如我不丑,我的同学就不会不叫我“李迷”而喊我“卡西摩多”;也不会动不动就取笑我眼睛小得蚂蚁寻不到缝儿、嘴唇噘得能给饲养员赵大伯系驴拴牛;我也就不会去把那些恶毒诬蔑控告给老师,请她替我做主将无耻谰言—一驳倒批臭;她也就不会居然哈哈笑弯腰枝,反说我“小孩子家家的,心理怎么这般脆弱!”我就更不会犯下拿条死蛇放她粉笔盒,报复她包庇坏蛋吓她半死这种滔天罪恶。
    因为丑我对别人的目光很敏感,因为丑我的心理怯懦而自卑。
    假如我不丑,我不会从小到大,除去拍那张毕业升学必不可少的1寸免冠照片,从不主动光顾一次照相馆。只因我坚定不移地认定自家这盘绽放不出灿然如花笑容的丑脸,非但不能给这世界带来哪怕一分半毫的美丽装点,而且徒然让人饱吃惊吓夜无安眠。”
    终于背负着相貌丑陋这块浓重的阴影长大成人。人大心大的我愈发感到做丑男人的深切悲哀。当我明白自己已经和别人一样迈进谈婚论娶的年龄,该觅寻一位青春偶像向她甜言蜜语大献殷勤的时候,却发现络绎如云行过身旁的女孩,不管美丽与否,没有一个人肯把青眼向我垂顾,也没有一个人肯把脚步为我停留。我就像冬日旷野上一株光秃无叶的矮树,就像花园僻角里一方无形少韵的石头,毫不赏心怡目。甚至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才捞到的一次恋爱机会,也因为这缘由,只被人家眼皮轻轻一夹,就将我一箭射落马下,无声无息地结果掉我,轻便如我的老祖母筛下秕麦簸落霉谷。
    曾经不止一次地抱怨母亲为什么将自己生得这般丑陋;也曾经不止一次地懊悔不曾与邻居家美丽的女孩一起从她妈妈的肚皮里爬出;每次读过安徒生的童话之后,总是艳羡憧憬丑小鸭变白天鹅那激动人心的一幕,梦想自己也会在一个春光融融白鸟齐唱的早晨,一觉醒转来已改头换面,成那“面如敷粉剑眉朗目鼻直口方英武盖人”的潇洒儿男;但尽管所有丑陋的毛虫都早已变作美丽的蝴蝶,我依然丑陋如故。
    为改变与丑俱来的一切不公正,还在我刚刚褪下开裆裤,向母亲发誓再不用手背朝腮边蹭过河清鼻涕的时候,便在心中深埋一粒丰盈饱满的志向:做一个顶天立地名扬四方的李大英雄,让铺天盖地的鲜花和如潮如浪的赞语,映衬得又脏又黑的丑脸蛋光彩熠熠美丽无比。
    于是,我不仅很丑,又在这丑陋之上笼罩了一层又厚又重的迷糊。
    当我在酷热燥闷的夏夜神不知鬼不觉潜入生产队牛棚,任刺鼻的臊臭和肆虐的蚊虻袭击却不敢稍有响动,只是撑圆一对明亮的小眼睛,时刻准备着大喊一声冲出去,扭住臆想中那个往草料槽里投放毒药的潜藏地主,把他交给贫下中农批斗控诉,结果除了弄一身又红又密痒痛难耐的疙瘩别无所获的时候;我不知道,我正犯迷糊;当我每天放晚学后立刻背上柳条圆筐,出村很远挖回满筐野菜,满腔热忱地送给生产队猪场里那班精瘦如狼的巴克夏和约克夏的时候;或是隔三差五把妈妈藏在红语录本里的零钱偷出伍分壹角,“拾金不昧”交给老师赚得一通表扬的时候;我不知道,我正犯迷糊;
    而当我趴在昏黄的煤油灯下,给自己昏昏欲睡的老子一字一句严肃认真地念列宁关于小生产的那段理论,耐心教育他把自留地的辣椒秧子拔得一棵不剩的时候;我又怎么会知道,这正好应了一小撮“落后分子”诬蔑我的“迷糊到家了”那句话!
    因为这份迷糊,我会去为在县城车站偶然相遇的一个脏兮兮的老头子上街买饭,回来却发现那看上去奄奄一息的可怜人竟然已经和我托他看顾的行李什物不翼而飞;
    因为这份迷糊,我会给一个一不小心被扒手拎走提包,千里之外的病重老母盼归难归的孝子塞上十几元同情;转头却见他在饭馆里喝着啤酒撕着鸡腿,向同伴大骂刚才拿给他钱的丑小子是个大傻X。
    然而竟然会“天有不测风云”,这么丑而迷糊的人居然迈进了大学的门槛,这颇使我一些英姿勃发显山露水的同窗扼腕长叹,诅咒苍天无眼。事情发展不出他们所料,读完大学的我依旧迷迷糊糊不曾清醒精明半分。
    如果我不迷糊,为什么我在大学里好好学习天天向上,除去进食堂喝稀面粥嚼老芹菜便是泡教室钻图书馆,靠这份东奔西窜的折腾,啃下多半肚皮中外文学哲学名著经典;还在别人柔情蜜意的当儿渐渐沥沥涂抹下近 20万字的小说和剧本;满以为自己朽木可雕,设想掌分配权柄的先生太太也能伯乐知马慧眼识才,把我分派到省城使我有机会请名家高手经常琢磨指点,没准将来就成文坛“新星”“黑马”什么的如莫言;却被公允无私的先生太太拿我做了交易,一句话击我美梦破碎成片,打发我到乡下,干起了学习在怀孕4一7个月的孕妇尿液中提取绒毛膜激素操作过程这种差事?
    如果我不迷糊,为什么在我好不容易踏进庄严体面的政府机关,一本正经做起扫地打水倒烟灰刷痰盂下通知发简报写材料跟领导的秘书,凭勤勤恳恳任劳任怨赢得广泛赞誉,以致大院里传出要提拔我做个小官这种风声的时候;我却不自量力,为那一直未圆的英雄迷梦,在酒嗝冲天热血撞头之际,跑医院撒半瓶尿水兑两滴指血,诈称患了肾盂肾炎骗得假条,却偷偷站几千里火车站肿双腿流窜海南岛,妄图干一番惊天动地事业,最终却空起肚皮铩羽而归泪溅椰林橡树梦断天涯海角?
    但,尽管我的丑陋我的迷糊给我的心灵遮蔽过太多太重的冷雾阴云,给我的生活带来过太稠太密的酸咸苦辣荆棘坎坷,我最终都轻轻重重疾疾滞滞一笔带过。因为我知道,人活天地间吃饭靠“三皮”:虽然我脸皮既丑且陋,嘴皮又厚笨不“油”,但我终归能使肚皮大上一些,多装一点于国于民百益无害的智慧学识,我也就永远没有饿饭之虞。
    虽然我很丑,但我不必扯开喉咙大唱特唱“我很丑,可是我很温柔”;因为我知道,这丑并不妨碍我努力做到谦逊和蔼宽怀仁厚正直坦诚,让人们能够在我这盘无比丑陋却无比善良的面孔上窥见几分纯真美丽的心灵;
   虽然我很迷糊,却也不必高悬一匾“难得糊涂”;因为我知道,这迷糊也并不影响我投全部身心体味人生雕凿灵魂。所有失败的屈辱,成功的荣耀;通达时的功名利禄,失意时的箭雨刀风……对我来说都算不得什么:我不为活得最好,只为活过最多。
    虽然我很丑,也很迷糊,但我可以骄傲地对所有人说:
    我给这世界带来一道别样美丽的风景。

  




Copyright ©
E-mail: webmaster@ineast.com